統編教材編寫專家獨家回應:語文歷史教材為什么這樣改

2018-02-06 13:13:45

統編教材編寫專家獨家回應:語文歷史教材為什么這樣改

  自去年9月1日義務教育階段三科統編教材投入使用,與教材相關的討論就此起彼伏,一直沒有間斷過。比如“衛青、霍去病為什么從歷史教科書中消失了”“小學一年級為什么要先學識字后學拼音”“古詩文篇目增加是否增加了學生負擔”……

  近日,教育部相關負責人和教材編寫的多名專家接受了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獨家采訪,在答疑解惑的同時,引導人們對教材有更加理性的思考。

 為什么教材一點“風吹草動”都會成熱議焦點?

  眾所周知,教材是學校教育教學的基本依據,也是培養學生的重要載體,國家的教育理念、人才培養的目標都在課程教材中集中體現。黨中央、國務院歷來對中小學教材的建設非常重視,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對教材建設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并且明確提出教材建設是國家事權,要健全國家教材制度,于去年7月4日正式成立國家教材委員會,組織了一流專家進行教材的編寫。據教育部相關負責人介紹,三科教材“組建了140多人的龐大編寫團隊,主編領銜,集體創作”。

  國家對教材如此重視,又花了這么大力量組織編寫,為什么教材中的一點“風吹草動”會立刻成為人們熱議的焦點?

  專家們普遍表示,社會公眾討論教材的變化是非常正常的。“因為大家對教材總會有一些已經固化的理解,現在新教材跟以前不一樣了,一定會去探討這樣變化的合理性。”義務教育歷史統編教材執行總編、首都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葉小兵說。

  教育部教材局相關負責人指出,其實近期社會上對教材的討論動機是好的,都是希望教材向更好的方向發展,但是也要注意有些討論只關注了教材知識點的變化,而沒有考慮到每個知識點背后的內容。“每個學科都有核心素養,這是編寫教材的前提,因此教材的某些變化正是為了更好地強化學生素養的培養。”這位負責人說。

新編歷史教材到底“變”在哪里?

  歷史教材的變化絕不僅是“衛青、霍去病從歷史教科書中消失”那么簡單。

  很多人還記得電影《甲午風云》中的致遠艦沖向吉野號的情景,“以前所有教材在講述甲午海戰時都表述為致遠艦是被魚雷炸沉的。”葉小兵說,不過史學家對這個細節進行了仔細研究,查看了作戰雙方的航海日志,最終確定炸沉致遠艦的不是魚雷而是炮彈。

  “教材編寫是非常專業的,不僅要考慮學科本身的發展,也要體現國家認知的變化,同時還要反映我國最新的發展態勢和成果。”葉小兵說,學科有了最新的研究成果,教材一定會發生變化。可以說,教材的這種變化更符合史實了。

  再有,初中學生的歷史知識還不是很系統,有些學生對歷史知識的了解還有一部分來源于充斥在屏幕上的各種古裝劇。一些文藝作品不僅對學生掌握的歷史知識產生了誤導,甚至也會影響社會普通民眾對歷史事件的判斷。針對這種現象,教材“對難于理解的術語、概念,盡可能采用讓學生理解的方式呈現。”葉小兵說,教材不是學術著作,既要考慮教育性,也要兼顧學習性。

  新編歷史教材主要采用點線結合的方式來編排。所謂點,就是一些具體的重要史事,比如事件、人物、歷史現象等。所謂線,就是歷史社會發展演變的基本脈絡和基本規律。“這樣用點線相互相連,以線串點,以點連線,使學生既了解把握歷史發展的基本線索,又對歷史上一些重要的史事有所理解,便于學生打好歷史的基礎。”葉小兵說。

  新編小學語文教材的變化合理嗎?

  這次的新編小學語文教材中的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調整了小學一年級學習拼音和識字的順序:識字一個月后再學拼音。

  很多人覺得這樣的順序降低了學習的效率,畢竟拼音是識字的最好工具。

  專家解釋,這種變化不僅跟當今一年級小學生的識字狀態有關,更與語文學科的核心素養有關。

  “過去小學生識字量少,學會拼音后,可以借助拼音讀文章。”統編小學語文教科書執行主編陳先云說,但是現在語言環境發生了很大改變,生活中到處都是識字資源,兒童在入學前已經有了一定的識字量,對漢字并不陌生。“我們做過調查,90%的學生在入學前都認識‘天’和‘人’,80%的學生都認識‘地’。”

  再有,識字課第一課“天、地、人”選自《三字經》中“三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天、地、人”體現了傳統五福彩票官网中“人與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所以,第一個單元安排識字也體現了教科書重視中國傳統五福彩票官网的特點。而漢語拼音只是幫助識字、學習普通話、閱讀的“拐棍”,學生獲得了一定的語文學習能力后是要丟掉這個“拐棍”的。

  對于語文教材,社會上另一個爭議就是古文古詩篇目的增加。

“大家不要被古詩文的數量所困,古詩文更多是要求孩子們讀讀背背。很多課文都是很淺顯的幾句話,很多故事內容他們已經大致了解了,能在老師的幫助下讀通順、讀正確就可以了。”陳先云說,在古詩文方面,增加古詩文的量,一部分是《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準(2011年版)》要求背誦的篇目,共75篇,另外很多古詩文都是兒童在閱讀白話文時已經了解過的。比如,教科書從三年級開始每學期安排一篇文言文,如《司馬光》《守株待兔》《自相矛盾》《精衛填海》,學生們對這些課文的故事已經很熟悉了,所以在理解文言文上不會有太大的困難。而且文言文的篇幅短小、文字簡練,有時候一篇課文只有三五句話,學生們學習不會覺得吃力。

  其實,大家之所以擔心古詩文篇目的增加會加重學生的負擔,一部分原因來自教師在教學中,對低、中、高學段的教學要求沒有體現出差異性。“低年級安排的古詩只要求鞏固識字、寫字,最重要的是能背誦、積累,做到‘囫圇吞棗’即可。中年級要求了解古詩句的意思,到了高年級,才要求教師引導學生初步領會詩人所表達的思想感情。”陳先云說。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樊未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9-2016 博思創成技術發展有限五福彩票官网 版權所有

京ICP備09039690號